高台县教育信息网
教育部严禁补课被质疑损害留守儿童教育管理
2019-09-30 956   来源: www.gtxjyw.com   作者: 心理健康

记者近日在接受湖北省黄冈市专访时发现,在教育部义务教育阶段被禁止发布后,没有跟上义务教育的配套措施,对教育和教育产生了不利影响。留守儿童的管理。

根据教育部在今年2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布的数据,农村义务教育阶段的留守儿童约为2200万,小学的留守儿童约为1440万,在初中的孩子后面。约760万人。其中,中部是中国留守儿童人数最多的地区,留守儿童约占农村学生的四分之一。

严格禁止教育部补课,并涉嫌伤害留守儿童。 140被转发给:位于中国中部的皇岗是一个劳动力输出城市,全年有150万人在外地工作。黄冈市教育局局长王建学说,黄冈市学校中留守儿童的比例超过30%,部分学校留守儿童的比例甚至超过50。 %。

自2006年以来,教育部已严格禁止补习班。同年发布的《关于贯彻〈义务教育法〉进一步规范义务教育办学行为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指出,学校和教师不应休假和休息,以组织学生参加课堂和补课。他们不应要求和组织学生参加各种学科和学科竞赛。

禁令一出,学校一级的辅导活动就大为减少。但是,黄冈的许多老师和家长告诉记者,禁止补习的初衷是好的。它可以给孩子更多的时间和空间进行免费活动,但对留守儿童却不利:在课外时间,他们通常面临“在家中没人”的问题。在管子和学校无法管理的状态下,延长“放羊”的时间后,就有更多的机会养成不良习惯。

黄梅县第一中学的校长陶有刚认为取消补习班是不错的选择,但他反对“一刀切”。他认为,还应考虑到该国不同地区的实际情况。在外面工作的留守儿童的父母基本上由祖父母或亲戚抚养。这种教养主要限于物质层面,在精神层面几乎没有交流和交流。再加上县和乡镇公共娱乐场所管理不严,大多数留守儿童沉迷于网络游戏,赌博甚至犯罪。

团丰四元学校校长冯碧文在县乡小学任教已有20多年,他说,在他所住的学校里,留守儿童的比例超过60%。对于补习班,大多数父母都赞成这种态度,原因仅仅是“希望孩子们在学校呆的时间更长”,因为在学校“托管”中的孩子们比在家中更放心。对于孩子们来说,补习班最大的收获就是“与同伴们度过了愉快的时光”。

“从校长的角度来看,我反对补习班,但是从父母的角度来看,有时我可以理解他们希望孩子参加补习班。”冯必文说,补充课程确实违背了学生身心健康发展的规律,使师生之间的关系更加功利。但是取消补充课程,如果学生离校时间被忽视管理,很可能造成更大的伤害。

在长江附近的这个城市,农村儿童最大的业余爱好是放学后玩水。另外,在城市,县城的街道和堤防上,可以看到很多少年集体赛车的身影,车祸也经常发生。除了这些户外活动,孩子们还容易沉迷于网络游戏和电视节目。放学后,县城的网吧和游戏厅经常人满为患。

在乡镇小学工作的六年中,冯碧雯的七名学生在假期被淹死了。在闲暇时间,对于留守儿童来说,安全是最大的隐患和问题。这不仅包括人身安全危害,还包括与父母长期缺乏沟通造成的心理健康问题。许多留守儿童表现出内在封闭。诸如行为冷漠和冷漠,性格缺陷和心理障碍等特征在不同程度上有所体现。

思源学校是一所寄宿制学校,有2/3个留守儿童。他们中许多是“问题孩子”,他们被其他学校驱逐过一次甚至几次。父母掩盖了这种情况,熟人把孩子们带到了“人群”。为了帮助孩子和父母加强联系,学校每周在现场组织学生和父母之间的视频通话。在正常情况下,还会为学生和父母分配“作业”以进行远程交流,以便孩子们可以给父母写信并要求父母答复。但是,视频和文字的交流效果有限。

面对“禁止”的潜在危险,学校在业余时间应该做什么?思源学校正在尝试“填补兴趣班”的方式,让学生填补“无补救”时代的课外活动。

在上午和晚上的自学时间和周末时间,学生将自动分成两个小组:大多数学生进入美术建筑的教室。这里是各种课外兴趣小组的聚会场所,例如国际象棋班,围棋班,书画班,舞蹈班,合唱团,英语班,武术班等,每位老师兼职任教,学生可以自由选择;另一部分是不愿意参加活动的学生应在图书馆学习。

许多兴趣小组的教学活动都不专业。在武术课上,体育老师和学生在学习和教学的同时,学习陈氏太极拳的教学光盘,但学生的兴趣很浓。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学会了三种套路,并在这座城市多次登台表演。武术课也从今年的一班增加到了两班。

为了鼓励各学科的教师参与兴趣小组的教学,学校还将小组活动计入教师的工作量中。目前,冯必文本人也是Go课的兼职导师,还担任过两位音乐老师的二胡教练。器乐课上有50多人。由于对学生音乐的了解有限,学校可以投入有限的资金。主要的培训工具便宜且易于学习葫芦。音乐老师教学生使用音乐理论的基础教学。练习演奏老歌。

伴随着这些课外活动,许多留守儿童“有事可做”并养成了嗜好。一名六年级的孩子有一个父亲在监狱里,一个母亲被迫在家里外工作,经常遭受虐待,经常与同学打架和勒索。现在,她经常参加小组活动并逐渐改变不良习惯。

记者认为,在目前的政策背景下,留守儿童的管理和教育可以通过“增资兴趣班”的方式扩大到基层学校。毕竟,在“禁止令”之后,大城市儿童的课外训练越来越差,考试的压力也有所不同。农村地区的一大批留守儿童可能面临更长的“管理失误,教学失误和失衡”的时期。针对城乡学生的措施不应一概而论。谁能在“三大损失”中承担留守儿童成长的代价?本报记者陈竺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