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台县教育信息网
教育改革,攻坚还要下功夫
2019-09-14 1903   来源: www.gtxjyw.com   作者: 工会之家

几天前,教育部党委书记陈宝生回答了记者的提问,说改革解决了问题,教育有三块硬骨头。第一部分,学前三年教育毛入学率达到85%,包容性幼儿园的比例达到80%。即使这两个指标得到满足,进入公园和进入公园的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因为有必要面对二胎政策发布后的一年中的新时代人口。二是在义务教育阶段控制学校,特别是民族地区和偏远贫困地区。如何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解决学生自愿缺勤问题,将义务教育合并率提高到95%。三是要到2020年建立中国特色的高考录取制度,推行一系列制度改革措施。

面对这三个难点,中国未来的教育改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学前教育:提高资金保障,解决教师招聘等困难

长期以来,学前教育是中国教育的“短板”。自中共十八大以来,学前教育的发展速度明显加快。与2009年相比,2016年全国幼儿园数量增加了74%,园区幼儿园数量增加了66%。在学校的前三年,总入学率达到77.4%,增加了27个百分点。从普及程度来看,我国的学前教育已达到较高水平,覆盖城乡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正在加快建设。

但是,我国的学前教育也积累了一些问题。据教育部相关负责人介绍,首先是整体资源缺乏。特别是农村地区,城市新建社区和城乡交界处的包容性资源严重稀缺。 2016年,包容性幼儿园仅占59.6%;第二是老师跟不上。幼儿园教师很难被纳入汇编,这将使教师更难以补充,并为将来留下隐患。第三,操作不够稳定。由于缺乏完善的公共住房补助金制度和包容性的公共福利补贴标准,大多数幼儿园依靠费用来维持其运营。第四,一些幼儿园,特别是农村幼儿园,往往是“小学”,不利于幼儿的健康成长。也干扰了小学教学的开始。

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指出,“我们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变为人们对改善生活的不断增长的需求与不充分的不平衡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以及教育领域。 “目前学前教育发展的主要矛盾不是幼儿园是否存在问题,而是他们是否能够负担得起家中负担得起的优质包容性幼儿园。”北京师范大学刘伟教授说。

面对第一块硬骨,陈宝生的民生“红包”是,到2020年,学前教育率将达到85%,包容性幼儿园将占幼儿园的80%以上。

记者从教育部了解到,学前教育发展的下一步将进一步解决“入园难以进园”的问题:努力达到85%的普及率和80%普惠公司,专注于提高集中区域的集中度。支持幼儿园建设,加强幼儿园建设与城市化的关系,加强两个孩子的政策,特别是在城市新社区建设中建设包容性幼儿园;积极推动地方加快建立完善的学前教育经费保障和教师招聘机制,重点关注学前教育成本负担机制解决了幼儿园在教师补贴和工资保障方面的实际困难;加强无照园林标准化,实施科学教育,尽快扭转和纠正“小学”的发展趋势。

义务教育:建立控制学校的机制,提高学校教育的吸引力

义务教育是教育的重中之重,也是国家必须保障的基本和公益事业。 “党中央,国务院近年来建立了城乡,农村义务教育保障机制,实现了城乡免费义务教育。义务教育覆盖率,入学率并且整合率继续增加。“许多专家指出,“但由于各种因素,如学校条件,地理环境,家庭经济地位和思想观念,中国的一些地区,特别是年轻人和老年人,贫困岛屿仍有不同程度的辍学率。辍学的初中生辍学,流动和留守儿童仍然很突出。这与国家和民族的未来直接相关。“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说,为了有效遏制辍学现象,首先要坚持法律和控制,建立和完善控制辍学的工作机制。学校,履行政府的法定职责。完善行政监督和恢复机制。监督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将学龄儿童和青少年送到学校并完成义务教育。学校应建立和完善退学,报名和写作报告制度,加强家庭与学校的联系,配合政府部门做好退休学生的工作。父母或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按照适龄接受和完成义务教育的学龄儿童和青少年。建立义务教育入学和共同安全的工作机制。

“与此同时,我们必须改善质量控制,避免因学习或学习困难而辍学。”吕玉刚说,要提高农村学校教育质量,提高义务教育的质量和吸引力,让孩子们愿意上学。根据当地情况,推进农村初中普通教育一体化,为人才提供多种渠道,为学习和就业奠定基础。建立和完善学生学习困难的学习辅助制度,有效提高学习困难学生的学习能力,学习方法,家庭状况和心理状态,使他们能够增强学习兴趣。

我们还必须实施扶贫和控制,以避免因贫困而辍学。吕玉刚说,有必要准确确定教育和扶贫的目标,并使学生家庭经济困难,如建立稳定的卡作为扶贫的关键目标,特别是对残疾儿童,残疾儿童,囚犯,未成年子女,留守儿童和少数民族。儿童应该按照“一案一生一案”制定扶贫方案,作为重中之重。同时,要加强控制和控制,避免因上学困难而辍学。协调城乡义务教育学校的规划布局,处理好最近入学与合理集中登记的关系,解决农村学生入学,寄宿学生家庭和学校的问题。

高层次新员工改革:提高综合素质评价,提高教学管理水平

今年6月,上海和浙江首次引入的“新高考”时代是综合教育改革中最复杂,最难的“硬骨”。 “虽然第一次新的高考已经顺利登陆,但到2020年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高考录取制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些专家指出。

一方面,高考改革是一种高中教育教学方法。学生有权选择课程并选择考试权,这意味着“步行课”将成为一种重要的教学形式。无论是“6选3”还是“7选3”,主题组合数量的增加实际上是对教师和教师数量的更高要求。北京第十一中学校长李希贵说:“过去,我们过去常常通过行政管理来教学。一方面,课堂上有教师和场所的问题,一方面教学管理水平较高。另一方面,教师利用教育智慧和教育艺术与学生实现平等对话。

“新高考”采用志愿服务的专业录取方式,也会给一些考生带来焦虑。对学生进行高中职业规划教育,引导学生理性选择尤为重要。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楚朝晖认为,许多学生对未来和生活没有任何想法。新的高考改革迫使学生在传统的文科和科学中进行交叉选择,并发现他们自己的兴趣点。

另一方面,改变是大学录取和录取的方式。在今年上海和浙江的实践中,“三位一体”综合质量评估准入制度仍然不够健全。同济大学招生办主任廖宗庭表示,除了知识水平外,学生的抱负,能力和兴趣也很重要。但是,如何量化综合质量评价需要进一步完善和实施。

“作为教育链的前沿,考试招生制度被视为整个大学的鼻子和人才的培养。我们将尽快建立中国特色的高考招生制度,促进整个高等教育的质量和结构调整,以实现内涵。发展,双层建设的目标很可能尽快实现,中国也可以尽快从高等教育国家转移到高等教育国家可能。”许多大学领导人都认为。 (记者赵艳娜,张硕,丁亚珍)



日期归档